瀏覽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一場很大的震撼教育

         一場好大的震撼教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洪隱耕  102.9.20.    是一場好大的震撼教育啊!    居然手上一枝花都沒有的離開畢業典禮會場!    四十年,這可是第一次啊!    今年的畢業典禮,對一些「有知覺的老師」,真正是一場好大的震撼教育啊!    我們的孩子好冷喔!好無人情味喔!好不懂得感恩!    這到底要怪孩子不懂事呢!亦是要誠心的面對教育危機!孩子是在大人塑造出來的環境長大的啊!環境給他甚麼訊息,他當然就接收甚麼訊息!老師、父母、教育決策者,在警覺到孩子的反映時,是否也該作一番省思!   記得初入佳農時,全校最好的科系是家事科(是餐飲科及幼保科的前身)及農機科;我有幸一直當家事科的導師,親眼看到家事科的起起落落。最令我感佩的紹媽媽(家事科主任),他每天都很早到校,然後就巡視家事科的六班,不管導師在不在,他都會到各班叫罵要同學打掃、早自修。那一班不乖,它可以連罵三小時。學校有運動會、有各項活動、有外賓參觀,需要準備便當、餐飲;卲媽媽利用學校的經費,給學生實習的機會。他總是身先士卒帶領高三及高二生中比較優的學生下廚,科裡的其他老師也沒人敢講話,沒人好意思不下去協助。學生訓練機會多,技藝當然不弱,加上紹媽媽管理的嚴格,學生不好也難,所以連續保持十年全國技藝競賽前三名的記錄,當時的男同學如果能交到家事科的女同學為友,是多麼神氣的一件事啊!紹媽媽不愧是一位稱職的主任,有一肩挑起的使命感。   紹媽媽退休了,後來的科主任,在運動會籌備會上說:「一樣是老師,為何我們要煮飯給你們吃?」於是拿著錢去訂便當,學生也失去訓練的機會,最後家事科淪落到招不滿學生的窘境,那一年我的班級,有只差一分(五百多分)就入屏女的學生,也有(70分)只要登記就進來的學生,而且100分以下的超過半數,教這一班有多麼刺激啊!   【價值觀不同,結果自然不同】,老師!影響學生有多大!    李峰枝老師也是我教學生涯的典範,她教學生不只學會煮菜,還要要善利用剩餘的菜,可以吃、可以用的絕不准學生蹧蹋。飯菜煮好,老師打完分數,每一組要圍坐吃飯,學會吃飯禮儀;還要請老師來分享,實習招待長輩或客人的態度;若是我的班級,他會多教學生烹煮素食,為我準備一份午餐。這樣用心,難怪受他栽成的學生,隨便幾桌家常菜都難不倒。李老師嗓門很大,學生不聽話,或沒認真學習,她罵起來連導師室都聽得到。但學生很受教,即使畢業幾十年,最懷念的還是她。李老師真是教育女同學成為「賢妻良母」的全方位教育家。   李老師退休了,我看到我的學生,三五個圍在一起,共食著書桌上擺放的幾個塑膠袋裝的菜,好像在吃餿水一樣,一陣心酸,也一陣火氣!──老師說「烹飪教室趕快清好,他們要休息了!」於是學生忍著餓清理,然後有帶餐盒的裝好自回教室吃,沒帶餐具的用裝塑膠袋,怕麻煩的學生不吃,廚餘桶是滿滿的,浪費的食材不知有多少!學生只學會去考証照的技巧,其他做一位廚房人該有的能力及態度沒有,所以考到證照後不會煮的大有人在,吃飯沒規矩的更有。   【用心不同,成效自然不同】,老師!影響學生有多大!   「價值觀」和「用心」決定在老師,卻影響我們的學生。我們常常要求學生「態度」要好,要認真負責,我們身為老師的,您的「態度」呢?   所以我敢斷言,為何「現在的孩子很難教」?因為!「現在的大人價值觀不對、用心不夠」!其實「現在的大人更難教」!不信,但看老師的垃圾桶,環保有做得比學生好嗎?排個課,開個會,斤斤計較,爭爭吵炒的;本位主義不為大局著想,不削與人溝通,讓執行者有不被尊重的不悅。家長更是,寵孩子的包庇孩子,都是學校的錯!不管孩子的一句「我很忙!我也沒辦法!」就沒事了。大人都這樣,小孩跟著學,他怎麼懂事,他怎麼會要感恩。    做好榜樣,真心待我們的孩子,用正確的觀念,引導他們走正確的路,以謙卑、負責的態度,啟發他們的心性,培養有禮有德的行為;孩子一定可以感受,即使一時無法改變,也會把這份善的種子帶著,說不一定有一天仍會發芽,這也是我們的期待。    老師!不要再怪孩子了!我們也要自我反省!

白頭偕老

       白頭偕老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洪隱耕   101.7.26.     這幾天接到一對老學生送來的红帖。已經畢業三十年了,現在換他們要為子女完成終身大事了!時光真的很快,還記得我才去吃他們的喜酒…     -逋坐定,正要和其他同學寒喧;新郎倌輕拍我的肩膀,示意有事商量。    「老師!您有空要勸勸ㄨㄨ,今天一早起來就跟阿嬤吵!」真正原因早已忘了,但那一頓飯我是吃得有一點不舒服。     之後各忙各的,幾乎沒再連絡,當然會從其他同學口中知道一些他們的的事,歡喜冤家吵吵鬧鬧是難免的,能一家不離不棄養兒育女長大成人,也真為他們慶幸了;中年發福,臉上的那一點喜樂,讓我也喜悅起來,他們終於「白頭偕老」了。     好難喔!在今天婚姻如兒戲,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的愛情觀之下,真能「白頭偕老」的確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。不信看看台灣離婚率有多高就知道我說的不是虛言。     幽默大師林語堂先生說:「中國式的婚姻是因結婚而愛,西洋式的婚姻是因愛而結婚。」這有何不同呢?    -傳統中國婚姻,是父母做主,在很隆重的典禮下、很多的親友見證祝福下,一男一女正式成為夫妻;從此他們是一體的,「他」是「她」的丈夫,「她」一定要依靠「他」;「她」是「他」的妻子,「他」不愛「她」,要愛誰?所以他們的婚姻有互相的責任,有對家庭、家族的責任。即使有一方不幸了,但那個家依然不散,這種有責任的「愛」,力量多偉大!    -而西洋式的婚姻,是「我愛你,我們結婚吧!」結完婚以後,發現「我不愛你了,我們離婚吧!」            愛只是欲望的滿足是無法長久又甘願的,因為欲望無邊無止,慾望多要求多,怎能甘心為一人、為一家付出一生。何況現代的年輕人沒有根,沒有生命的使命感,要他守著舊禮教,與他的另一半「白頭偕老」多難啊!往往一件小事,往往一些不如意、往往一段小摩擦,「離婚」是口頭禪、是慣語、是唯一解決的方式,於是單親家庭,隔代教養等等,就成了今天最嚴重的社會問題與教育問題了。     校園中常常看到十指緊扣、狀似親密的同學,一下課就黏在一起,五十分鐘不見,好像三秋一樣的漫長。我暗暗的注意他們,其實大部分大概沒多久,身旁就會換新人了。我也常常各別詢問正在談戀愛的同學,你愛她(她)那一點?你可以想像未來十年,當你可以成家時,她(她)仍然是你的最佳人選嗎?其實她(她)是莫名奇妙,無解。     讀書已不是壓力的他們-天天睡覺,不寫作業,每一次都考不及格,只要繳幾百元,來個一、二天補修就過了,有甚麼壓力可言。     回到家上網上到暴-爸爸媽媽說:不買電腦出去網咖更危險。     來學校呢?是爸爸媽媽要我來讀的,真無聊。又沒甚麼可以表現自己的,交一位異性朋友,至少證明我很棒,有人欣賞我。於是白天黏在一起,晚上手機打整夜;若一個不小心,爸爸媽媽養一個不夠癮,鐵定要養三個,這還不夠慘!等新婚的甜蜜一過,女生馬上要被綁死在家裡,照顧小孩,小小年紀還是愛玩的時候,怎耐得住啊!面對養孩子、面對一個家那麼大的責任,怎會有能力。跑了!離婚了!大的鹵不夠,再憑添一個小的來鹵,那時才叫做「真慘!」可以想像又是一部悲劇的開始。      校園許多令我憂心的事,這樣層出不窮的反覆出現;身為師長,管得了孩子在學校的行為,管不了孩子在家的生活,也護持不了孩子的未來;看著孩子入社會,長大成家,遙遙墜墜的撐一個家,維持一個家庭,一個婚姻,真能「白頭偕老」也就心滿意足了。    

我這樣當導師

        我這樣當導師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洪隱耕  101.6.25.   餐三甲成果展上,有老師問我孩子是怎麼教的,怎能那麼團結,那麼自動?我想了半天,其實也想不出是什麼方法,只是陪他們一起成長而已吧!終究才十來歲的小孩,爹疼娘惜的是不知世事;單親的、隔代教養的是疏於管教,功課不好的已是自卑、自棄沒有信心了。上了高中,不從頭教起,不重新灌模塑造,怎能成才。問題是已習慣十幾年的個性,三兩天要他就範,怎麼可能。唯一的方法就是陪他、天天看著他、天天碎碎念他。相信三年下來多少是會改變的。綜合我的心得,有幾個方向提供大家思考。—瞭解他,訂定規範,培養好的生活習慣—   孩子初到一個新環境,面對新的人事物,心中的不適、緊張是難免的,要先帶著他融入學校,守學校、守班級的規範。但是學生是有習性,有家庭背景因素,有個人思想,又是易受外在環境影響的年齡,當然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教化他,更不可能在短時間就可以改變他。一定要先摸透他的底細,然後才能對症下藥。    所以是新生的話,我會先和家長溝通;如寫信、打電話、家庭訪問等,讓家長知道我的教學理念,並希望家長能配合;也透過家長知道孩子的家庭狀況、生活習慣、個性、嗜好等;對學生提出要求,規定常規,然後開始陪他們…    就從掃地開始,教他們掃地,是一定要的—因為現代的孩子許多是不會掃地,不會整理內務的。牆角的蜘蛛網,講桌下的死角,書架上放的東西…等等,都要提示、要求。掃地工具的擺放,也是一門大學問;教室小,掃外圍的工具多,老師不告訴、不要求他們如何擺放,隨便一丟,整個教室沒有空間又雜亂,生活起來自然就不舒服,孩子也會養成隨便的壞習慣。    接下來陪他們早自修,並規定他們早自修要做甚麼;您不覺得我們有許多學生是不會利用時間的,早自修吃早餐、發呆、睡覺、講話,就是不知要做甚麼;所以我會請一位同學在黑板寫成語讓同學抄,同學的筆記是一次平常成績;另外一個月小考一次,不及格的每一個成語罰寫十次。這樣早自修就有事做了。     陪他們睡午覺,養成午休的好習慣,也是不可忽略的。因為許多學生是該睡不睡,吵著同學不能睡;不該睡時才睡,讓老師上課不舒服,也影響班上上課的氣氛。所以我都不准同學不睡午覺,即使寫作業也不可以。這樣大概要一學期,學生就養成習慣了。     請假問題也要嚴格要求,我一向沒有家長的告知是不准假的。有常請假、常遲到習慣的,除和家長溝通外,我甚至會直接到他家視察、視察。至於「家長的告知」也要小心,隨便叫一位同學裝是媽媽,是爸爸來唬您的也有,所以如果感覺聲音不對,我會反問他甚麼大名,孩子生日等等,幾乎很快就識破了。總之我不相信我這個唐三藏,會鬥不過孫悟空,下工夫,他就在我的手掌心。 —不要輕易的責備,但責備要快又狠—     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的年齡,犯錯是難免的。還偶而穿錯衣服,偶而遲交作業,偶而甩脾氣頂撞老師,偶而和同學紛爭,偶而感情挫折,偶而講義氣陪朋友一起犯規,偶而好奇也想試試看,偶而墮落想擺爛,偶而借故想引起老師注意,偶而耍帥想凸顯自己,偶而過於沉迷電玩、電視,白天睡死給你看,偶而…總之琳瑯滿目,也是我們當老師的時常碰到的問題。     其實孩子是可塑造的,只是之前也許還小,也許沒有被好好的教,也許有許多因素…孩子犯錯 ,光罵是沒有用的,也容易造成師生對立。先了解他犯錯的事實、動機、有意、無意,然後才對症下藥。也許有的吃ㄧ帖就有效,有的要吃好幾帖,中間還要換藥方;老師要不斷的精進、改良,每醫好一位,其實您的醫術又進一階了,這些都是我們的臨床實驗成果,也是要從事「老師」這個行業的人,不可不具備的認知。     人是有思想的,有它各種習性,老師沒必要氣憤孩子講不聽,沒必要期待孩子馬上改。您沒看過有的人到死不悟嗎?您沒看過有的家長比孩子還爛嗎?用心期許,耐心等待,寬心讓他耍賴,不放棄,孩子一定會感受的你的愛與關懷,等他自覺他對不起您時,他的心就給您了,您再怎麼講他、罵他,其實他都會接受的,縱然他還是會頂嘴,會耍脾氣,會再犯錯,但他知道自己是不對的,他知道老師是為他好的。他自己也會慢慢修飾,我們總要時間給他,終究他還小嗎!也許它發芽的慢一點,但總有一天一定可以成蔭啊!     我講的好似很輕鬆,以為我都不生氣;其實我生氣,還會體罰。不過我都氣給他看的,體罰是讓他痛的,我絕對不會真生氣而影響到自己的情緒。而且我不發脾氣則已,我一發脾氣一定會要讓他終生難忘。體罰也要穩當有效,達到殺雞警猴的作用,當然絕對不會跟自己的尊嚴和飯碗過不去。    不過處罰孩子可以,最重要的一點是一定要幫他「療傷」。事後的安撫、勸導、關心,一定要做,否則學生會以為您對他印象不好,您不喜歡他了;他不只會離您越來越遠,甚至自暴自棄,有時還故意跟您唱反調。事後的「療傷」可以平息他跟您的對立,讓他甘心認錯,也展現老師「對事不對人」的胸襟。人是血肉做的,您對他有情,他怎會對您無義。何況那麼小,又最需要愛的孩子!多愛他一點,絕對是最好的武器。     —老師要是孩子的安定牌,不要讓孩子孤獨的去面對它的困難—     我處理學生的事,如身體有病,除非很嚴重,或有固定醫生,我一向是親自帶他去看醫生。一方面不希望學生一點小病就藉故回家,再則我會讓孩子明白老師是體諒父母要放下手邊的工作,心會急路上很危險的用心,所以都會很感激我。     若學生頂撞其他老師,或犯很嚴重的缺失,把他罵一頓以後,我一定會帶著他去向老師道歉,或陪著他去解決,並安慰他沒關係,知錯能改就好,老師小時候也會犯錯。這樣他不會孤獨無助,不會自暴自棄,又會感受到我為了他在別的老師面前所受的的恥辱,也等於他欠我一份情,以後就會收斂許多了。     導師就像家裡的爸爸、媽媽,家裡有父母,生活無缺,孩子多幸福。學校有導師,大小幫他撐著,學生心就安了。有的孩子家庭有問題,有的孩子遇到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,有的孩子身體有問題、心裡有問題、交友有問題…如果老師是它可信任的長輩,他是不是就比較願意與您分享,您也可以適時的指導他,就可以免除因為不知所措所造成的遺憾。其實他們是個子大而已,許多事都還不懂,做錯事的惶恐是有的,只是有的喜歡ㄍㄧㄣ而已。老師的指導角色是很重要的。—陶冶孩子的寬闊氣度,培養孩子的生命深度—      您問孩子讀書做甚麼?許多孩子一定說「不知道!」,「我爸爸要我讀的!」     您問他長大做甚麼?也一定「不知道!」「隨便!」     您問他為甚麼急著談戀愛?因為有男女朋友表示我「帥」我「美」。其實對不知人生意義,不知人間疾苦的學生,我總是給以無限多的同情。因為未來艱辛的人生道路,還在等著他呢?他怎還在天真浪漫,不早做準備,到時眼淚就從褲管流出來了。     也許有的人命運較好,祖蔭較多,但大部分人要挣一碗飯,要有一席之地,都是要一番風雪的。何況人生還有許多的不如意,許多的突然變化,許多人情的冷暖,那份折磨,那份煎熬,沒有寬闊的氣度,沒有深度的生命是無法面對的。也許我的遭遇較多,所以我憂心的也較多,也較早。在課堂上我常常把社會的現象,生活的經驗,不怨其煩的分析解剖,讓孩子早早就明白社會的現實,生存的艱難,及自己在生命中扮演的角色,自己對家庭、社會的使命。要他們有「大人氣概」,有「承當重任的能耐」。     「能圓滿收場,不要遺憾」是我一向處理事情的原則,也是我要求學生處事的態度。人生的難題很多,有時候不是我要的,卻碰到了。有時候我好委屈、好不甘心,卻無法屏除,怎麼辦?在傷害最少中追求圓滿,就是最好的收場。生命有無限的深度,生活有無限的寬度,起起伏伏是難免的,每一件事都要如何,會不會累死。笑看別人演戲,也是很有趣的事。這叫做「以退為進,以不變應萬變」,孩子養成積極不逞強,負責而樂觀,生命自然無限寬廣了。     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計,身為人師有「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」的使命。儘管時代在變,儘管老師的地位受到抹煞,但身為老師,仍要秉持「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」的信念,去教我們的孩子。套一句李登輝前總統對大學生說的話:「十年後台灣要靠你們喔!」

一未被遺棄的學生

      一位被遺棄的學生          洪隱耕  101.6.10.   藝○的母親—陳文○,是我三年一輪帶畢業的第三屆學生,因為家遠住校,後來住進我家,陪我的母親好長一段時間,我一直很感恩她。畢業後到台北工作、結婚、生子,二十幾年來也都有保持聯繫,如一家人般的感情。   藝○國三畢業,因成績的關係,無法進到本校餐飲科,只好就讀離外婆家近的恆春工商。二下、三上時,不知是叛逆,還是青春期的搞怪,居然和班上一位男生談戀愛。據其母親分析,因為他的個性有一點娘,而那位男同學又緊追不捨,於是就莫名奇妙陷入其中,人都快要瘋狂了,晚上不是電話接不完,就是哭、吵、想去自殺。文○幫他請假,帶去看醫生,儘可能的尋求解決之道。   等情緒較穩定復學,依然無法擺脫那位男士的糾纏,依然無法面對那個環境,無法安心的求學;文娟來電告知,並和我討論解決的方法。我建議「改變環境」,先「借讀」,等伺機而動。幾經周旋,終於來到我的班級。   教育學生「惜緣」「互助」是我的一貫方針,所以班上同學一下子就把藝○融化了。藝○在我的班級找到了自尊,找到人性的光芒。每天都快快樂樂的來上學,並參與班上的各項活動,和同學互動,儼然成一家人般的生活。所以畢業旅行中他感性的發言,感激同學的接受,使無家可歸的迷途之子,找到了家也回到了家人的懷抱。同學們都為他鼓掌歡呼。  藝○是有藝術天份的孩子,畢業謝師宴在大禮堂裡,他依個人設計、佈置,讓參與的老師們讚嘆不已。班上的畢業謝師宴能這麼生動,藝○功不可沒。班上有了他,如虎添翼,更多彩多姿。就是這樣的互相需要,難怪畢業典禮完,他躲在廁所哭到不敢出來和同學合照。孩子是純真的,有情的。真情帶他,怎不會被真情感化!藝○是一個例子。   我高興能挽救一位迷途的羔羊,期待他找到生命的泉源,努力當個人,當個有用的人。藝○使我在教職路上,更精采,更有意義。當然也以此自勉,需要教育的孩子很多,需要引導的孩子更多,我當引以為戒。

我的教學經驗談

       我的教學經驗談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洪隱耕  102.8.25.    其實我是不適合當老師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命運安排,怎會誤打誤撞的就當起老師來!    我的聲帶受傷,也不知是什麼時候?什麼原因?小時候也不注意!等到用到時,才發現事態嚴重,可是已經走入教職,再也回不了頭了。    聲音沙啞上起課來是一件很吃力的事,早期的學生人數多,大約五十上下,幾乎把教室填滿。我必須使全力的喊,後排學生才能聽見;要是學生吵鬧,或外邊有吵雜聲,學生就很難聽到我的聲音了,所以我就要更用力;一天幾節課下來,我幾乎是呼吸困難,胸口疼痛。可是也這樣過了將近二十幾年,終於有了小麥克風,解決了我的痛苦,真的太感激它了!想起那也日子,心中還是有無限多的感慨。為何我要當老師,卻沒有好的聲音,不是上天捉弄人嗎?   古人說:「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!」這句話用在我身上,真的再恰當不過了!正如有人說:「上天的關了你一扇門,就會開另一扇門給你!」大概也是這樣吧!就因為我的聲音小,所以同學都得很認真的聽,加上我是一位超級認真、超級嚴厲的老師。所以幾乎沒有一個學生敢在我的課堂睡覺,或是講話。就這樣我教出來的學生,在國文上都還有一些程度。    難怪已退休的簡石雄主任,每次在各科開教學研究會時,總是向同事說他每次巡堂,我的班級最安靜,也沒有學生睡覺;又說我個子小小的,聲音也小小的,都可以做好班級的管理,要同事多跟我學學。聽得我心跳臉紅,害羞得無地自容。我好擔心同事心不甘,挖我瘡疤,幸好同事們都寬容我,讓我苟且的當老師賺錢養家,真的好感恩喔!  說到我的嚴厲,大概從學生給我的外號-三太子、閻羅使、小辣椒,就知道一二……  上課我會隨時走動,只要不知道我上到哪裡的,我的課本就飛到他頭上去了!每一節課前十分鐘一定考上一節所教的,寫不出來的一定要找我補考,不然會被我處罰;可以補考,絕不可以作弊;作弊絕對打屁股,或打小腿-幸好當時是可以體罰的,否則我就被告了。除了作文簿的作文以外,每一星期還要交一篇學習心得;寒暑假各要看一本古典小說,並寫心得報告;一星期加上二到四首唐詩並且須背誦起來。一學期大約五十首,背熟的加分,背不熟的扣分,不背的當掉。可見當我的學生有多麼辛苦!但是被我教過一年,絕對程度大升。只是學生都怕苦,往往一邊讀一邊罵,一定要到畢業入社會以後,才能感覺得到我的用心,才會對我說出感恩的話,當然這也才是是我要的,我一點都不怕,也不退縮。  學生有錯我絕不以記過來解決,我一向是勸勉、期待;若不改善,一再犯錯,我會重重的體罰,甚至用放棄他、不理他、使他心裡不好受做為處罰。四十年了,我體罰了無數同學,還沒有學生心生不滿,或要告我的事發生。原因是我一定在學生知錯,願意接受我處罰的情況下才動手;我不動手則已,我一動手絕對讓他終身難忘,所以再犯的情形就很少咯,我定義為「疼愛教育」,因為疼才知道有愛,也因此學生很少不怕我的。  現在時代不同了,孩子的生態也不一樣了,當然我的心態也不同了;雖然順應時代改變教學方法,但對學生的期待一樣,要求一樣,用心也是一樣的。過分民主,過分寵愛的結果,孩子的成熟度較慢,抗壓力較弱;引導、啟發他們心中的善性,培養、鍛鍊他們身上的能力,加強、增重他們肩上的責任感,提高、要求他們守法的態度……都是現在老師手要的任務,我也正朝此目標努力,期待還剩下的最後幾年教學生涯,還可以教育出一些社會有用的人才,投入社會,貢獻能力,那我的教學就能畫下完美的句點了。            

學書法的經過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學書法的經過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洪隱耕  102.8.26.    大三那年我在前鎮國小代課,鄰坐一位李清惠老師,性情溫和,人又熱心,我們相處得很融洽;有一個星期一,他告訴我他昨日去拜師學書法,是他朋友介紹他去的;對書法一直有興趣,卻無法可學的我,眼睛一亮,問他「學費多少」?「好像不收學費耶!我也不太清楚?」清惠這樣回答我;其實在半工半讀的那個時代,即使學費很便宜,我再喜歡,大概也不可能去學。因為我每個月都沒有多餘的錢可挪,聽到不用學費,馬上央求清惠也帶我去拜師。     也許是上天在捉弄我,我居然去了四次,整整一個月,才正式登為王宗岳老師的門生;第一次老師不在,第二次老師要外出作客,只交待我寫一張字給他看;第三次老師家中有客人,我把字留下就回去;第四次終於如願,寫了報名表,開始走入書法的世界;這是不是好事多磨啊!      王老師住在苓雅區的一棟公寓的第一層,地下室有他的書房,也是上課寫字的地方;來學的學生不是大學生,就是老師,或受有高等教育的家庭主婦,還有出家的師父,算是人才濟濟。但是學了一段時間以後,有些就不下地下室了,老師會幽默的說‥「升級變成師母的的學生了!」原來是陪師母講話,或去逛街買東西…書法就不繼續學了。所以老師收了近千位學生,真正在書法上投入心力的卻沒幾人;果真藝術之路,漫長又艱辛。     半工半讀的日子,不只時間少,錢也很少;還要騰出時間、費用去學書法,是很困難的事。為了不荒廢練習,我規定自己每天晚上要做功課之前,一定先練習寫半小時;周日比較有空,就多寫一些。可是每次去上課,看到別的同學都進步很多,我就很好羨慕,下定決心要更用功,當天晚上我會猛練習;可是我雖進步,別人也一樣進步,就這樣一直猛追,一直鞭策自己。    我沒有多餘的錢可用,所以我想出一種克難式的學習法。練習大字時是不用墨汁的,我把月曆一張一張都塗成黑色,鋪在地上。毛筆就沾清水寫,等我把十二張寫完,前面幾張就又乾了,我就這樣反覆的練習;既不需要紙也不需要墨汁,又達到練習的目的,真好處多多。所以現在不管多大多小的字,我都可以站著懸腕寫,就是當初這樣練出來的。     練習過的紙,我也是利用再利用;先寫小字,再寫大字,再寫特大字;總是把一張紙用到不能再用時,才可能丟掉。寫完的硯台和毛筆,我就加水練習大字,一直加一直寫,一直到硯台的墨汁乾淨了,毛筆的餘墨也寫完了,我才休息,這樣不必浪費水來洗筆、洗硯臺,又可以練字,是不是一舉數得。      初到佳農,其實我的書法基礎還不好,但我很雞婆,週末就自願留下來,教學生寫字。周末學校不蒸飯,佳冬又買不到素食,所以我常常一塊麵包就一餐。後來我借用單身老師宿舍的廚房,自己帶麵條去煮。要去宿舍的路上,會經過一塊田,就是現在種台灣欒樹的地方,我會偷二棵青江菜,或小白菜去下麵,等星期一才去向農經科自首,這也是一則趣聞。     整個週末下來,有天分有興趣的學生,就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好。每年屏東文藝比賽,送出去幾件作品,就得幾份獎。又剛好政府在推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」,於是我辦了兩場「佳農師生書法展」。風評很好,還到林邊國中展出,還贊助塭子國小媽媽教室的文化展,總之頗有成效。    這樣的成效,對我來講是付出假日的所有才換來的,可是對一味只想升官發財的校長來說,是無足輕重的。所以當訓育組長為我申請五節社團費當作一點酬勞時,校長居然在公文上簽著:請人事查看是否屬實。這是多麼侮辱的言詞。我本來就不是為兩百元而做,我也不知道組長要為我申請。若學校給不起,簽一句勉勵、感謝的話就夠了,為什麼還要人事來查有沒有做事,這是極為侮辱的事,讓我很受打擊,就放棄了這份熱忱。後來學校也不重視,又沒有人提倡,加上電腦出來以後,書法就消聲匿跡了。   這一直是我很遺憾的地方,雖然我沒什麼大才華,我還是希望校長能知人善用,才不會使人才遺失。尤其要尊敬文人,文人就是有那份傲骨。  

 

我是空心菜大王的女兒

       我是空心菜大王的女兒          洪隱耕  102.8.26.

   聽說我家以前有一大片的田地,但從我懂事以來,就只剩下一塊三分多的保留地(跟地主租賃,要付租金);種稻米好像收成也不好,原因是四面有住家,小孩會破壞,養的雞鴨也會啄食,於是大半時間老爸都種植空心菜。

   空心菜是很好種又不怕病蟲害的蔬菜,不只人喜歡吃,養雞養鴨的人把空心菜的莖切細,和米糠參雜在一起做飼料,成本又低、雞鴨又長得好;尤其梅雨和颱風季節,許多蔬菜都死掉了,大部蔬菜價錢很昂貴,唯有空心菜長得好好的,仍然是平價出售(老爸一直是這樣,不忍心漲價),所以我家的空心菜生意好得不得了。

   生意好是一件好事可是,不是當事人是不知其中之苦的……

   空心菜要好吃,肥料和水分一定要夠,特別是有機肥。老爸每天清晨三點就去挑肥,回來以後加水稀釋澆菜。去哪裡挑肥呢?就是人家的糞坑。以前沒有化糞池,糞坑滿了就要清除,農家就去要或去買來當有機肥用;我們種的空心菜不是灑子的、是插枝的;灑子的是把空心菜種子,灑在整理好的土地上;長大以後是要整棵拔起來,拔完了還要再整地、再灑子,所以收成有固定的時候。而插枝的是用一段空心菜的莖插在泥土中,空心菜就會從節上長出來,把大棵的割下來,留住旁邊小棵的,小棵的又會長大成大棵的,所以只要種一次,只要照顧好,就一直可以採收。

   問題就在每當一畦的大棵空心菜割完,老爸就要施肥,施肥前一定要先除草,我們的工作來了;下完課一個人一畦,拔完草天也黑了,才回家煮晚餐、洗澡、做功課。有時候我們來不及割草,老爸肥已施了,我們去割草時,天然有機肥還沒被土地吸收,都還在地面上,晴天不打緊,反正乾乾的,不要踩到就好。最怕來一陣西北雨,地是濕的,太陽一照,濕氣蒸發,地上的糞便跟著蒸發臭味和瘴癘之氣,鼻子受不了,腳底也被那些癘氣侵襲,會長出一顆一顆的水泡,其癢無比。若不處理,晚上會抓到睡不著,還會發炎腫起來。

   在醫藥不發達,普遍貧窮的時代,用土方法治療是既經濟又實惠的事。我們先用針把一顆一顆的水泡刺破,把裡面又臭又髒的水擠出來,再用明礬粉塗上,並用力搓到發熱,細菌就會被殺死,腳就不癢了。可是拿著針刺破表皮好痛,擦明礬粉時更痛,就像傷口擦碘酒一樣的刺激。常常痛到快要哭出來,但也要忍耐啊!

       最可怕的還不是這樁!大家一定看過蚯蚓,但一定沒看過堆成堆的蚯蚓;就因為老爸把田施得很肥,所以蚯蚓本來就很多;平常還好,反正它在地底下,沒看到就好;可是一下雨,尤其是下大雨,田整個泡水,蚯蚓就全爬到田埂上,一層堆一層,使整條田埂像一排小山丘,整個窿起來了;就曾經有一位養鴨的人,向老爸要,結果只抓一小段,就裝滿一布袋;可想而知,是多到多麼的嚇人啊!

     偏偏這時候就有人來買空心菜,我家沒有雨鞋,光著腳丫子,要走在爬滿蚯蚓的田埂,我的腳發軟,真想要哭;可是又不能不去採菜,沒辦法只好涉水下田,可是水中的水蛭,就像手指頭那麼長,聞到人味,一隻一隻的游過來,我一邊採菜,一邊要注意看,看到快游到腳旁時,就把它撥走,所以採一把空心菜,像打一場戰那麼得緊張、惶恐;現在想起來,還心有餘悸,農家子弟,真是辛苦啊!

   大哥當兵回來,跟二姐在高雄開工廠,老爸把地還給地主,拿回一些權利金讓他們創業;地沒有了,可是空心菜的感情,卻深植心中;空心菜還是最愛吃的菜,最值得回味的菜。

   

 

 

給孩子一盞明燈 好嗎

          給孩子一盞明燈 好嗎?            洪隱耕102.8.27.   今年33031日,教育部選了幾個縣市,為十二年國教做第一次的能力測驗。看到一群正要上高中的青少年,在長官的安排下去決定他們不知可否的的未來,我的心中有無限多的感慨!   民國五十七年,我是一位高三生,馬上決定的九年義務教育政策,像瘋狗浪襲擊了整個教育體制。一大群的國小生蜂擁的進入國中,沒有足夠的教室,沒有足夠的教師,沒有準備妥當的教材;於是上上午、下午班,於是國小資深老師到國中,於是高中生一年特師科後,就當上了國小老師;濫竽充數的有,不專業的有,尸位素餐的更有,教育品質可知。   以前是淘汰兩次才進高中、高職,現在是做一次生死鬥,變多的國中生要去擠為數不變的高中窄門,勢必壓力更大,補習之風更盛。學校為了拼升學率,於是能力分班,會讀書的是好學生,只要把書讀好,考上很好的高中就好;不會讀書的是壞學生就放在後段班,就放牛吃草,只要能畢業就好。   所謂的好學生,是老師與家長的希望,少一分不行,退一名該打,一早到校就有晨考、複習考、模擬考…考到學生一個個近視眼、太陽一照就暈倒,考到學生親戚有誰不知道,飯是怎們煮出來的不知道;是生活白痴,更是人際關係的白痴。   至於放牛班,在學校沒有成就感,回家父母又覺得沒有面子,孩子長期被別人冷落,長期沒有自信,當然自卑,甚至自棄。一有幫派介入,一有外力引誘,自然就淪落。因為那兒有被肯定,有被重視,有他存在的空間。何況三年以後,被屏在高中門外的學生,已過了學藝年齡,要做學徒好難,於是高不成、低不救的,許多的社會問題,因此產生。   九年、十二年,都是美意,只是沒有做好安排,不是為百年大計做完善的規劃,只是個人的成就功業,也就會失之偏頗。等事情的結果大不人意時,儘管後人再如何補強,也是成效有限;因為一批一批的學生,在長官的自我成就中,做了不知結果的白老鼠;長官也許屆齡退休,也許黯然下臺,但這些白老鼠卻已沒有再回來的機會了,誰能彌補他呢?   教育真是「百年大計」啊!教育孩子不能「錯失良機」啊!一個政策錯誤,影響的是後代的整個社會風氣;一個孩子教不好,遺害的是他的一家,甚至是整個社會,真的錯不得啊!   看看現在我們的社會、我們的孩子──打電腦打到死、要不到錢就殺父母或阿公阿嬤、詐騙集團那麼猖獗、甚麼食物都可以加使人致死的添加物、討債集團的凶狠手段…這些孩子、這些人都是我們教出來的,為何我們把孩子教到沒有人性,為何把那麼聰明的孩子教成危害社會的元兇,為何把高學歷教成高犯罪,我們沒有錯嗎?可是我們的長官呢!是沒有看到,還是沒有感覺,為何不對症下藥,不趕快好好的挽救已失去人心的社會大眾,竟走教育的枝節,真令人匪宜所思啊!   是不是政治凌駕教育,我不敢直斷,終究「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」。只是我們的長官,不擇手段要含有「來客多巴安」的牛肉進口;為了選舉抹黑對手,斷絕國家生技的前途;半夜把正要收成的稻米剷除,把人家的房子拆掉…這不是最壞的示範教育是甚麼?長官這樣做,基層人員有樣學樣,學生呢?自然衣缽有傳,惡性循環,人與人只有利益,人與人都是敵手,天下不亂幾希!   即將屆齡退休的我,站在教育的前線四十年,從弱勢學生中掘寶,早早就「有教不類」,早早就「差異化教育」,早早就「有效教學」…現在再來談,再來要求,不會太慢了嗎?看看我們的孩子,心中空蕩蕩,追著時髦──三C產品,附和著媒體──染髮、披頭怪狀,渾然不知人生的責任和意義,不知未來要做甚麼?不知要為他們的天真無邪高興,還是要為他們的生命及未來人生悲傷。   在茫茫人海中,一群找不到人生歸路的孩子,請我們的長官給他們一盞明燈 好嗎?